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沉物 >

看我发现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07 19:1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心神不宁的唐舞麟感受到灼热的视线,再次抬头,正看见她盯着他咽了一口口水。

  个人对谁都很温和,可总是带着几分疏离,只有对他的经纪人才算是没了隔阂,但等到娜娜出现在他眼里的时候,她却觉得那个人的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他听说她是娜娜的朋友就偷偷向她打听娜娜的事情,打听她喜欢的东西,有一次她走在街上偶尔看到那个人又在像好友说的那样拼命杀价,但走到一个摊子上买了一根漂亮簪子时却罕见的没有杀价,第二天她才知道这根簪子是送给娜娜的

  有时她也会那么想,可看着友人一副嫌弃的表情她只能为那位大明星点上一根蜡烛

  她拍了拍她好友的肩,用过来人的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娜娜,我现在觉得你特像现在那些玛丽苏剧的女主角,长得好看还有像唐乐那样的大明星来追,再展开一下怕不是要虐恋情深哦——』

  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发疯的人,可是他忘记她的样子了甚至连她的名字也忘记了

  直到他决定陪那个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姑娘胡闹一场的几个月前他才想起来了一些事,一些很不好的事——他亲手杀死了他最爱的人

  他现在已经有点记不清他当时是怎么过来的了,好像想起那件事的时候他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破碎了一遍又一遍,看不清面容的与他拥抱的那个女孩成了他血色梦境里永恒的梦魇

  他只记得事情的结尾是他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她不会死,她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有个希望总归是好事,哪怕那只是自欺欺人

  乐卿灵今天很开心,她终于把唐乐推销出去了,而她终于可以摆脱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了自由恋爱去了

  天晓得她是如何泪流满面地看到网上唐乐跟她的同人的,公司里面还十个里面有八个觉得她跟唐乐有一腿的……

  她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打开魂导电脑,上网直接搜其他好看的小哥哥的照片犯着花痴

  再说了天下好看的小哥哥千千万,虽然唐乐属于登峰造极的但是她为啥要在这棵树上吊死啊,下面那些森林虽然比唐乐的配置稍微的低了点但还是好看啊

  做人嘛,最重要的当然是开心,今天一个墙头明天换一个墙头多好,而且纸片人不好吗?

  小孩子才会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我全都要,今天一个墙头明天另一个墙头,好看的小哥哥那么多干嘛要吊死在一颗树上╮( •́ω•̀ )╭

  对于乐妹子我只希望三水别写这姑娘喜欢上50的桥段了,真的,小姐姐就不能只是单纯的花痴,天天在爬墙吗,厨纸片人也ok啊

  第一段按照吧里的分析改了改,简单来说还是双失忆,50就记得最后殉情那档子事了其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揉了揉小少年柔软的黑发,她一直都很喜欢这孩子,就像自己……是这孩子的母亲

  她不得不承认看到这孩子跟他妈妈在一起时她很嫉妒,好像最重要的东西被人抢走了

  孩子抬起头,比起六年前他长高了不少,小脸逐渐也长开了,她看见孩子的脸突然怔了怔,怎么这么像唐乐?

  她柔声说道,不知为何她有点想唐乐了,说起来那个人在听说自己要来的时候说自己也要来天罗开演唱会吧,可惜算算时间他大概要扑了个空了

  那个人会不会生气呢?不过以他的性子想象他生气的样子好像也是一件难事,他好像总是笑眯眯的,一副无赖样子

  她温柔地揉了揉孩子的头,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听到那个人的歌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切割成了一块块,印象中的那个人,好像永远都是笑着的,好像从来不会因为什么悲伤,所以他怎么会唱出那么悲伤的歌呢?

  她勉强地笑了笑,在说出老师这个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被什么东西给刺痛了一下,懂事的孩子递给她一张纸巾,有些慌乱地安慰道『妈妈总是说女孩子哭会变老的 所以老师你不要哭好不好?』

  她想她或许从没有了解过那个人,于是她问少年关于那个人的事,他说『在你离开后不久乐公子到我们这演出,我见过他一面,他是个很亲切的叔叔,在我出意外的时候帮了我不少,对了,娜娜老师你之前教我的金龙惊天他教了我剩下几招呢,不过他说你教我的金龙惊天在细节上还有些问题……』

  说到这里小少年撇了撇嘴,女人则是有点发愣,他怎么会这些的,还有他也很厉害吗?

  那个人在她面前从来没有表现过这些,他就是一直死皮赖脸的缠着她,无论她怎么说,甚至威胁要打他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想还手的样子,好像从来就没有什么脾气

  可是她知道自己起码被冰封了几千年,他又是怎么认识她的,甚至一直还叫她古月……

  小少年带着哭腔的声音总算让她清醒一点,小家伙这次是真的被吓哭了,也是,她刚刚的样子或许真的是有点太吓人了

  她安慰着小家伙,看见她好像没事的样子小家伙终于是破涕为笑,他嗫嚅着『娜娜老师,我还以为你要……』

  说完她自己都有点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个世界顶级战力可是那些百级以上的大能,她现在好像还只是封号斗罗,大概只是封号斗罗,哪来的自信说出这种话

  她向南澄借了唐乐演唱会的录像,还有许多关于他的影像,也幸亏南澄也是那位大明星狂热粉丝的一员

  她从他的第一场演出看到他最近的那场演出,灯光下的那个人从来没有笑容,他总是沉默着,一点都没有在她面前总是想逗她开心的话痨样子,唱的歌也总是透着一股子悲哀的味道,尤其是最开始的那几场,他只唱一首歌,唱到最后整个人都好像变成了填满绝望的空壳

  她鼻子发酸,她记得那天来的女人也说他失忆以前可能失恋了,她不由得有点嫉妒上一个让他这么深爱的人了,古月,这是她的名字吗?

  她觉得自己脑子开始乱了,那么她算什么呢?她不知道如何做结,直觉却明明白白的在叫嚣着告诉她——他从始至终只爱着她一个人

  最近的那几场演唱会里男人终于不是那副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抑郁样子了,他就像她见到的那样,嘴角总是有抹很阳光的笑容,话也多了一些

  她透过屏幕看着他单纯又灿烂的笑脸自己也不知不觉笑了起来,那个人,好像本应该就是这么阳光的,忧郁的样子实在是不适合他

  他们策划了这场,除了绑架那位大明星来换取金钱之外他们还存着向联邦示威的意思,所以他们这一部的人倾巢而出,可谁都没想到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明星突然摇身一变,成了恐怖之级的强者

  起因是他们把一个随手打晕的孩子拖出来杀鸡儆猴,警告那个大明星不要反抗否则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因为他死亡,然后那个人看着被他们拿来当人质的陷入昏迷的孩子,平日里像风平浪静的海洋一般的温和眼眸整个变成了血色,透着源自亘古的疯狂跟暴戾,身上散发的威压跟杀气让他们每个人都遍体生寒

  星这层温和伪装的男人穿上了金色的古老斗铠,九个同样恐怖之极的魂环围绕着他,提着黄金龙枪摧枯拉朽一般将所有挑衅他威严的蝼蚁统统抹杀

  有人拖出了最开始那个用来威胁男人的孩子,之前那个抓着孩子的倒霉鬼已经在男人暴走的同时化成了一滩血水

  血脉相连的气息让沉浸在杀戮里面几近疯魔的男人稍微清醒了一些,他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何而愤怒,孩子……

  男人笑了,讥讽而冷漠,满是暴虐的血色眼眸只有在看着那个孩子的时候才稍许柔和了一点

  巨大的金色龙影浮现在他的身后,转眼间灿烂的金色化为一片血红,金红色的光晕以男人为中心扩散开来,在那些不知死活的蝼蚁接触到那层光晕之后这杀戮之招的名讳浮现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

  男人的身影消失了,只有那头巨大的血龙在这里肆虐,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而那个敢用孩子来威胁他的人被他特别优待,一簇血焰在他身上燃起,缓缓折磨着他,直到他燃烧殆尽

  唯一没受到影响的只有那些因为他被骨肉唤醒的仅剩不多的善意控制不去伤害的普通人,还有他的孩子,他被疯长的蓝银草们温柔地包裹,保护着,同时治疗着他身上并不严重的伤势

  很快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这里,除了那个被血焰折磨的倒霉鬼还在烧意外所有人都被血龙屠戮得干干净净

  在他彻底被龙类杀戮的欲望支配之前人类的一面总算稍微占了点上风,血龙又化成了俊美的青年,走到蓝银草们为了保护它们皇的血脉构筑的茧前静静站立,他眼眸中的血色还未消退,却柔和地注视茧中的孩子,他瞟了一眼那个还被血焰折磨的倒霉鬼,又看看茧中的孩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蓝轩宇觉得他好像回到了父亲的怀抱里,他迷迷糊糊地记得自己好像被坏人打晕了,然后就在这里……欸,这里?

  恍惚间他睁眼看到了一片蓝金色,然后他觉得被什么人温柔地抱出来,平放在一个柔软的垫子上

  他终于能正常视物了,这个人不是唐乐叔叔吗?他记得他,那个唱歌很好听小时候还对他很好的唐乐叔叔,但是他的眼睛为什么是血红色?看上去有点可怕的样子……

  男人没等他开口,面无表情地把一个人拖了过来,并给他一把刀,毫无感情地说道

  emmmmm没错就是想写护崽的,剧情bug我真的不想管……真的……大意就是唐乐在开演唱会然后一帮弱鸡反派出来搞事,咸鱼是跟南澄同事出来看演唱会的,然后很不幸被打晕拎出来当人质,emmm就当那个苦逼同事也晕了吧,然后唐乐看到昏迷的咸鱼就暴走了

  emmm目前设定封印最后两层全没了,唐乐半黑或者全黑,总之就是金龙王性格跟人类性格五五开

  最后那段是受到金龙王影响的唐乐觉得应该教幼崽如何捕杀猎物,反正就是龙类教育法,然后把生活在和平年代性格非常佛系乖巧的小咸鱼吓个半死的故事

  他出事了,过了好几天她才后知后觉地看见他在电视上的笑脸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她再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开发布会,她第一次知道那个人在灯光下是多么耀眼

  男人在灯光下温和有礼地说着早有预备的官话,面对记者的刁难他也显得游刃有余,只有在她来的那一瞬他好像有点走神

  在确认完他没事之后她也没留下来等他折腾完自己的事,而是急匆匆地跑去找蓝轩宇一家人,因为她记得南澄说要去看唐乐的演唱会的,她不希望那孩子出任何问题

  蓝轩宇现在整个人很不好,非常不好,前几天演唱会出事他被人打晕醒来后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到处都弥漫着浓烈到让他恶心的血腥味,以前对他很亲切的唐乐叔叔在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变得那么可怕,还逼他杀人,最后甚至握着他的手拿刀杀那个坏蛋……想到那时候的场景他的胃就不自觉地翻滚,即使那个人是拿他当人质的大坏蛋

  那天他是被唐乐叔叔送回家,他告诉他不要对别人提起自己来过他演唱会这件事,否则会有麻烦找上门,然后他还告诉了自己一件事,他是他的父亲蓝轩宇的小脑瓜子不够用了

  小少年在家里乖巧地待着,直到近乎发狂的父母回到家看到毫发无伤的他一家三口喜极而泣

  蓝轩宇老老实实的把发生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父母,可父母的反应激烈的超乎他想象,他们让他回房间去说他们有事要好好商量

  『你先冷静点,轩宇的样子还有点像娜娜冕下呢,难不成娜娜冕下还是轩宇的母亲吗?别忘了轩宇他是怎么来的!唐乐怎么会跟轩宇扯上关系,他又不可能是什么魂兽』

  蓝轩宇竖起耳朵听着,只是他越听越迷茫,他是怎么来的?怎么又跟魂兽扯到一块去了?

  『我就是担心按轩宇所说的唐乐很可能也是封号斗罗,而且行事很可能是百无禁忌的那种,谁这么一个可怕的强者会不会对轩宇不利?要知道魂兽化形死后可是会有魂环魂骨的……』

  『拖,尽量拖到娜娜冕下回来,我看新闻目前没什么提到他的地方,那个人或许也不想在公众面前表露实力……而且没准他其实没有恶意呢……』

  『老公,我们都知道轩宇这孩子虽然是从蛋里头生出来的,可这么多年下来我们都把他当亲生骨肉来看啊……』

  前面的蓝轩宇都听不太懂,只知道唐乐叔叔可能会对付爸爸妈妈,但听到他是蛋生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他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孩子吗?然后他记得脑子浑浑噩噩的他直接跑回了卧室,然后这几天他总是想这件事,他到底是什么呢……

  虽然他已经决定了,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是爸爸妈妈的孩子,但这件事就像一根刺亘在他心里面

  蓝潇夫妇这几天一直很焦虑,根据儿子说的当时杀光那些的应该就是唐乐没错,那天现场他们也是看到过的,唯一还算留个尸体的也是凄惨之极,南澄当时脸都白了,他们也打听到一点风声,上头把造成这场屠杀的人也当成了来追捕,但他们一直盯着唐乐的消息,那位大明星表现的就像一个彻彻底底的受害人,如果不是轩宇的话他们都肯定也会觉得他是无辜的蓝潇对此有个可怕的推测,唐乐很可能篡改了当时遭遇的人的记忆,甚至连官方的人按程序来审讯他的人的记忆都可能一并篡改了,想到这里他总是会打个寒颤,如果真的是按他想的那样那么唐乐会有多可怕?

  他们不敢将唐乐的事情告发出去,整个星球在那次后都限制了进出他们也没办法把孩子带出去,夫妻俩这几天急得团团转,直到在他们心目中同为深不可测的绝世强者娜娜回来后夫妻俩才算是有了主心骨

  女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她从来不知道那个人会是这样的强者,却又本能地觉得他本该如此强大,但听到那个人把人全杀了甚至连尸体都没留下多少跟逼那孩子杀人她又觉得不太对,那个人应该从来不会那么做吧,应该,他从来不是喜好杀戮的人

  『是的,虽然只是我们按照轩宇话语得出的推论,但估计事实也八九不离十,我们担心的是轩宇这孩子啊,他,他跟别的孩子不太一样……』

  夫妻两个飞快对视了一眼,眼中各自挣扎了一下,还是把孩子的事尽量委婉地告诉这位娜娜冕下

  『轩宇他……并不是我们亲生的,不过我们当他比亲生的还亲,他,他,总之杀了他哪怕是封号斗罗这样的强者也能得到不小的好处……』

  女人明显能感觉到蓝潇夫妇还有什么事瞒着他,她唯一的重点却放在他们说蓝轩宇不是他们的亲生子嗣上,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到他们这么说她居然能感到一丝轻松跟窃喜

  当她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样子,小少年拉着男人的衣服泪眼婆娑,而男人则是在不停地安慰着他,看见她来了男人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看样子他自己也懵的可以

  『我本来是想先来找你跟你说孩子的事,然后再到这里来跟他们谈谈关于孩子抚养权的问题,恰好你们都在这儿,所以我想一并解决了,不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孩子上来就哭着说让我不要对他,嗯,蓝潇跟南澄动手,我看上去有那么可怕吗?』当然有,夫妇俩一起腹诽,不过这种话他们当然是不敢说出来,他们一起打量着这位大明星,他们没能在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属于魂师的气息,好像就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他们谁都不敢将这个人当普通人看

  她走过去把孩子像护鸡仔似地挡在自己身后,看得男人都有点无奈『唐乐,解释一下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轩宇也不自觉地释放了自己的武魂,各带金银两种纹路的蓝银草出现在他的掌心,他能感受到从蓝银草跟血脉中传来的亲切感,好像他跟这个人天生就是最亲近的

  『我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来的,老实说突然多了一个那么大的孩子我也有点懵,不过我想我应该能好好教导他长大』

  他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说词,在说这些的时候他偷偷瞄了一下护着孩子的她,虽然想不起来太多事情,但他可以确定孩子应该是他们俩的,可他现在还不敢把这些告诉她

  『阁下,现在你可以收起那套骗人的说词了,轩宇他……是从蛋里出生的孩子,他不可能是你的子嗣』

  说到『蛋』这个字的时候蓝潇眼中多了几分痛苦,这是他们最大的秘密,原本他们打算这辈子都不说出来的

  他说得斩钉截铁,对于孩子的事他从来没想过让步,谁都不能阻止他把孩子认回来,就算是孩子的养父母也不行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轩宇真的是你的孩子,我也不可能将儿子交到一个逼他去杀人的人手上!』蓝潇在这一刻似乎忘了他跟面前人的实力差距有多大,或者说他们在另一种角度说都是平等的,他们都是孩子的父亲,而男人则是有些不耐烦了,如果不是顾忌孩子的心情他早动手抢……奇怪,

  乐卿灵明智地不去在这个话题上多加纠缠,而她有些好奇问乐卿灵『你们在忙什么?』

  『当然是为了我们家乐公子的退隐大计喽,你不知道这傻孩子可是自从认识你后就打算辞职专心致志地去追你啦——』

  『好啦好啦,多大的人了还那么纯情,动不动就害羞跟个小姑娘一样,要我说你这种人简直就是一万年前的绝种生物,现在可是连那些六七岁的小屁孩都谈恋爱不会脸红的开放年代了』

  『咳咳总之这是我们早就打算好的事,事实上之前开的那场演唱会上我就应该宣布从此退出娱乐圈了,然后再来一场告别演出,现在因为那场我可以找借口免掉那场演出直接退役了,算是因祸得福吧』

  昔日的大明星正虚心地向南澄请教如何做菜,男人穿着围裙,一边问一边聚精会神看着锅里的鱼

  蓝潇夫妇已经不怎么敌视唐乐了,诚然一开始他们对这个逼自己孩子杀人的『人』印象差得要死,但后面唐乐听到轩宇叫他『爸爸』时表现得像个新手父亲一样的笨拙样子让他们对他的映像大为改观

  唐乐对孩子很好,除了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不让步以外其余都很好,至少他们夫妻俩是想不出来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其他堂堂兽王级别的强者愿意变回原型逗孩子玩的

  没错,他们几乎是笃定了这位能变化成金龙的唐乐冕下是一头强大之极的兽王,毕竟按照当年探测结果的推断能够诞下轩宇这样的孩子的只可能是兽王级别的魂兽

  除此之外唐乐的性格很温和,甚至比娜娜都还要温和一些,也是他们认同他的原因

  现在这个男人正在跟南澄学做菜,他学得很认真,据他自己说他想给孩子跟娜娜冕下做一桌好菜

  男人在厨房呆了一整天,他丝毫没有浪费食物的自觉,倒了许多他自己不满意的菜,有些菜的味道南澄都觉得挺不错了他还是坚持倒掉,厨房的垃圾因为他这种铺张浪费多了好几大袋

  等到女人回来,他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像献宝似得端着自己满意的菜跑到女人跟前

  这是一盘宫保鸡丁,看上去倒是色香味俱全,不过她挺怀疑这盘菜的味道的,毕竟某人从来没有自己做过饭

  男人把自己做的饭菜一盘盘放到桌上,又细心的备好碗筷做完这些后他坐在她对面,满是期待地看着她

  她从来没问过他轩宇母亲的事,也不想去问,他也从来没提起,这件事就像他们之间的禁忌

  她从来没见过他脸上有这样犹豫的表情,哪怕是那天他变化龙形来安慰向他们说自己是蛋生出来的轩宇你不是怪物,事后告诉她他其实算是半人半魂兽时他也没像现在这样可以说是恐惧的表现,顶多就是害怕被她嫌弃

  他张了张嘴,还是没说下去,烦躁地用筷子折腾了自己的饭菜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

  『她……很好,就跟你一样好……很多事我都想不起来了,真的,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我们很相爱,但是——』

  男人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变得迷蒙起来,他看着自己微微战栗的手,白皙,干净,却在很久很久以前染满了挚爱之人的鲜血

  那个人哭了,她从来没见过他那么软弱的样子,低着头,本能地想蜷缩起来,却因为她在看着停下动作,只是在看着自己不断颤抖着的手

  她不知道他究竟在向她道歉还是向那个『古月』道歉,她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心疼地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在蓝潇夫妇带着孩子回来的时候他们看到男人跟女人正在一起摆着碗筷,桌上放满了盛满食物的盘子,见到孩子回来他脸上多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孩子在面对他时仍然是有点怯怯的,这点连她都没有办法,无论她好说歹说孩子就是怕他

  在男人充满期待的目光下,小少年试探性的尝了一口,然后眼睛亮了亮抓着盘子狼吞虎咽起来

  蓝潇头疼地打断了老婆的八卦之心,他们都没发现对面两个人的耳朵都微微红了红

  吃完饭后隔一段时间就到了他跟她教导孩子的时候,跟她的教导方式截然不同,他更加严格,并且更加暴力,几乎每次小轩宇都被他揍的惨兮兮的,虽然两个人都很心疼但在教育这件事上还是保持了一致——在家里挨揍总比在外面挨刀好

  小轩宇自己也很懂事,无论被打得再疼也执着地坚持下来,等到学习结束后她跟南澄总会抱怨他下手太狠

  在生命之力的治疗下孩子很快恢复成了活蹦乱跳的样子缠着他变龙玩,他也变成了金龙的样子跟孩子玩闹了起来看得蓝潇跟南澄两个人嘴角抽搐,这场面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指不定得吓成什么样……

  女人揉了揉孩子柔软的黑发,金龙重新化成了人形温柔地注视着她跟孩子,他们这样真像一家三口,不对,他们本就是一家三口

  史莱克这个词让他跟她的心灵都悸动了一下,好像很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

  他正在收拾孩子的房间,自从安顿到这里后他每天的工作就变成了教孩子,做家务,陪孩子玩,还有烧饭

  当他收拾到孩子的床头看到那两个站在一起的手办时,他总会有浓浓的怪异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怪异,感觉更多的是……羞耻?

  孩子的桌台上一株蓝银草的草叶晃了晃,他皱了皱眉,飞快地拿口罩帽子掩盖了一下自己的容貌就消失了

  几个一看就是就是小混混的人不怀好意地盯上了他们,当其中那个为首更是出格他居然想过来打算拉下女人的口罩,女人皱了皱眉,那过来调戏她的小混混只觉得自己此刻好像置身于极地,浑身冰冷

  他立刻反应自己过来是踢到铁板了,还没等他开口求饶,一股剧痛传来让他几乎要昏厥,眼前不知怎么出现了一个跟女人一样戴着鸭舌帽跟口罩的男人,男人抓住他伸出的手捏碎了骨头,然后捏住了他的咽喉,混混也对上了男人的眼睛,那双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够拥有的,满是暴戾与疯狂的血色眼睛,在注视的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而他自己也仿佛成为了这些尸骸一员

  其他的混混们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被锋锐的蓝银草刺穿了手脚钉在墙上,还有一根锐利的草叶正抵在他们的脖子上虎视眈眈

  女人的声音对混混们而言仿佛天籁,听到她的话男人眼眸里的血色稍稍退却,转过头温柔地看着她『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有取死之道,而且这里并没有监控』

  那伙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虽然如今的联邦制定的法规相当完善,但无论是怎样完备的法律都管不了这些在黑暗角落里上演的罪行,这就像光与影,联邦表面上有多光鲜,这些不为人知的罪恶就有多黑暗

  云琰很想说以暴制暴从不是正确的,但她自己被男人的暴戾吓得说不出任何话,她甚至整个人都在战栗,只有紧紧抓着好友才能不让她瘫软在地

  男人看在妻子身后有些胆怯的儿子微微皱了皱眉,不过眼中的血色总算是散去了,他放弃了原本杀人的打算,改为废了他们的四肢跟魂力,可手法也是暴戾的可以,一场折腾下来那些混混浑身是血,四肢被蓝银草扭曲成畸形,一个个都像死尸那样人事不省,被男人嫌恶地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一块儿

  云琰恐惧地看着那堆『尸体』,她很怀疑男人是不是按照好友说的那样没杀了他们

  似乎是看出她的心思男人平静地说道,收拾了这几只蝼蚁根本不可能让现在的他内心起什么波澜,他走到女人旁边拉开了云琰的手,换自己牵着『你怎么会来这?就这些人我自己也能解决的』

  她抽了抽嘴角,以前唐乐就经常在她被人为难的时候出来替她解围,她总纳闷这人为什么总是那么巧在她附近,现在她知道他的实力后他连掩饰都快懒得掩饰了……这话说的就算是骗小轩宇都骗不到吧?

  他总不可能说植物们向他报告了这些吧……毕竟他还是很有求生欲的……于是男人很明智地岔开了话题

  云琰喊了起来,她发誓所有跟唐乐还有娜娜有关的事情都是她经历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一开始她根本没把这个杀气重得让人窒息的恐怖强者跟平日里温和淡漠手无缚鸡之力的大明星联系到一起,直到男人平静下来她才认出来,因为没有人会比他看娜娜的眼神更温柔

  『唐乐,你会不会安慰孩子?这种时候你不应该说一些你只是杀了一些坏人之类的话吗?难不成你希望这孩子以后多多碰上这种事?娜娜,你快来说说他』

  云琰刚想说亲生的,然后就觉得不对了,娜娜都是几千年前的人了,而且这孩子……嗯?怎么怎么看都像唐乐?

  男人在亲生儿子这四个字上加了重音,云琰的表情更加古怪了,她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男人罕见的没出声,而女人脸上的表情冷漠了起来,云琰情不自禁地又打了个寒颤

  女人悄悄地把男人的手握得紧了一些,她知道,每提一次轩宇的母亲就相当于把这个男人的伤疤再撕开一遍,让他再一次遍体鳞伤

  在女人的威迫下云琰委屈地撅了撅嘴,明明她是为她好来着,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边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的唐乐,随后女人的视线立刻让她如坠冰窟云琰委屈极了,也不知道唐乐那个渣男给娜娜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她这么护着他

  孩子的话终于让这个剑拔弩张的气氛冷却了下来,男人低下头看向仰着脸的孩子,笑了一下

  电影是随便选的,他们都不清楚这些电影讲什么,好看不好看就随便选了一个人气高的

  男人把票分给了他们,再把饮料跟爆米花递给自己的妻子跟孩子,自己也拿着一份

  男人一脸无辜,看得云琰恨得牙痒痒,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以前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人这么让人讨厌呢?嗯,一定是大明星的光环让她石乐志

  等到他们进场找座位后云琰才发现唐乐这个心机boy给她买的票虽然位置不错但是远离他们,而他给娜娜他们买的则票是一家三口的家庭套票

  男人才不管她是如何腹诽的,他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家庭座上跟妻儿一起享受爆米花跟可乐,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男人买的三份大号爆米花不够吃……

  影片很快就开始了,这是一部人面魔蛛作为大反派的恐怖片,影片讲述的是一群探险的年轻人遭遇了万年人面魔蛛最后被统统吃掉的恐怖故事……

  不得不承认这部片的恐怖气氛烘托是非常成功的,连算是经历过一定大风大浪的小轩宇看得脸色都有点发白

http://jrwhitesel.com/chenwu/30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