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沉物 >

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不能好好睡觉?

发布时间:2019-09-22 17: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音子11点多躺下,发誓这次一定不看手机,不胡思乱想,努力睡。她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塞进了床边的收纳袋。可大脑里像放进了一台放映机,关于工作和感情各种念头,在暗夜中循环上演。

  她还是忍不住在手机上查看时间。一点。快三点了。快五点了!天亮了……完蛋。

  那是2014年11月,音子研究生二年级在读。晚上12点舍友都休息了,可音子发现自己的入眠时间越来越晚,一般凌晨4点才能睡去,6点就醒了,有时通宵不眠。即使睡着了一会,没有梦,醒来也觉得特别累,一睁开眼,有种要被清晨光线射杀的疲惫。

  睡不着时,为了不打扰室友,音子一般默默地躺在黑暗中,和手机的荧光屏作伴,一条一条地发微博:

  “忍不住恶意揣测是上床下桌的构造毁掉了我的睡眠。睡觉变得过于繁琐,成了一个充满仪式感、需要投入力气去做的事情。”

  “现在一到睡觉时间,就特别紧张。心想不会又睡不着吧。果然每次都是要在黑暗中睁眼四小时,再时断时续睡三小时。 ”

  “每天这时候,所有人都跟我说了晚安但我却睡不着。这种孤寂大概跟长生不老是同一个配方吧。”

  在世卫组织国际疾病分类(ICD-10)对失眠的界定中,只要满足以下一条或多条症状,就可以视作失眠:连续一个月每周至少有3天出现上床30分钟无法入睡;每天睡眠时间不足6.5小时;在睡眠过程中夜间醒来次数超过3次,醒后难于入睡;多梦,噩梦;次日起床后伴有嗜睡、疲劳、精神状态不佳、认知功能下降等。

  而在中国睡眠研究会《2017年中国青年睡眠状况白皮书》的调查结果中,有55.9%的年轻人和和音子一样,发现要睡个好觉,很难。

  最开始失眠时,音子没当回事,觉得前一天睡得少,后面可以自然地猛睡一天补上。但当这种状况连续一周,有一些心理学基础的音子敲响了报警,猜测这是不是抑郁的躯体化反应。

  在旁人看来,那时的音子似乎没有抑郁或失眠的理由,刚入职向往已久的南方周末实习,和男朋友正处于热恋期。可一闭上眼帘,音子脑内情景剧的帷幕就自动开启:

  回想那段时期,音子觉得自己当时正在经历一场自我认同危机。长期以来对自身价值、能力判断的不自信,终于累积到了一个爆发的点,略有压力的实习、发生变化的感情状态,是压倒骆驼的稻草,把她狠狠摁在失眠的睡榻上。

  两个月前再次看精神专科医生时,每天最多只能睡3、4个小时的Oscar,询问医生是否可以把安眠药加量。他从去年年底开始服用安眠药,现在的剂量已经不能帮助他入睡,尽管吃药会让他处于“身体睡着了,意识还醒着”的低质量睡眠状态。

  医生严厉地警告Oscar,“如果加量,服用时间长会出现幻觉,到时你可能会自杀”。

  Oscar失眠的起因,是一次让他无比揪心的分手。当时的男朋友被确诊癌症,却提出分开,觉得两个人不适合。Oscar怎么都想不通,这是正需要感情支持的时候,为什么会要分手?虽然分开又复合,最后男朋友还是决绝地终止了和Oscar的感情,Oscar也无法再得知他的状况进展。

  国际精神卫生组织主办的全球睡眠和健康计划,在2001年发起了一项全球性的活动:将每年的3月21日定为“世界睡眠日”。这是春季的第一天,意味着季节变化周期、昼夜交替规律与人们的睡眠息息相关。但这对于Oscar而言依然是个常态的“失眠日”。

  今年的世界睡眠日,Oscar收到了自己下单的《老年人心理卫生与保健》。“有时我觉得自己是老年人了,要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他给书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配上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那时正面临文理分班,少写了几页物理化学题都能让鸽子每天担惊受怕,因为她的物理化学成绩,足以让她的年级排名往后掉几百名。为了自救,鸽子主动停掉晚自习,和老师请了假,每天和爸爸去操场跑圈,情况终于随着被分到文科班的结果落定,渐渐好起来。这段经历,让鸽子现在再失眠时还是会尝试跑步。

  去年,鸽子因为感情和家里发生的一些事,再次经历了两段时期的严重失眠,一次将近两个月,一次将近一个月。4、5点都睡不着的情况从一周2天,慢慢变成一周3天、4天、5天。和同样睡不着的朋友深夜私聊,她也总是目送对方“不行了我要先睡了”离去。

  鸽子把失眠,形容成“哄自己睡觉”,这条路孤独又漫长。一连好几个小时躺在黑夜里一动不动,连腕上的睡眠监测手环都误认为是主人睡着了。手环监测不到鸽子脑海里飞速的运转,她想收敛自己的思绪,直到窗外透出些微光,直到有小鸟在叫,感觉一切都从沉睡中醒来。

  这种醒来让失眠的人感到有些绝望。在日光下遁形的焦虑和压力,在夜晚吸足了活力,身体和主人一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工作、感情、学业,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年轻人需要面对的议题和压力,也许比他们以为自己能处理好的要多。当他们暂时没办法面对和处理自我认知和生活秩序的危机,身体也以失眠的方式在提出警示,“主人,我和你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

  笼罩在失眠里时,鸽子常能强烈地感觉到心脏的存在感,像在跑步或经历面试前的紧张,心砰砰砰跳得特别快。

  因为失眠让脸色变得不好,她总要化妆,用遮瑕膏盖住黑眼圈和许久无法消失的痘印,才敢出门,不然觉得特别自卑。她还变得食欲不振,但抱着“睡不着觉已经很惨了,那就要吃好一点”的想法,她常约朋友们到不算便宜的餐厅,试图让自己能多吃下点东西。

  虽然鸽子担心因为总吃好的自己可能变胖了,但体重并没有发生令人惊讶的变化,她一定会有些羡慕因为失眠暴瘦70斤的Oscar。

  Oscar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原本体重中等偏胖,运动跑步没有让他瘦,失眠3个月后却暴瘦了70斤。从230斤掉到160斤,所有的衣服都穿不上了,皮肤因为从胖到瘦的剧烈变化变得松弛。关注到他体重变化的同事,曾私下问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该不会是癌症吧。而关系没那么密切的同事和他在走廊里擦肩而过,如果Oscar不主动打招呼,他们无法认出这个瘦高个是谁。

  一场失眠,让Oscar的体重和身材回到了20年前。在短暂的窃喜后,Oscar开始对体重的下降势头感到慌神,他有意识地增加进食量,即使不想吃也尽可能多吃,终于让体重数字不再继续下滑。

  “好在我妈给我的身体底子好,身体没有其他反应。”他唯一担心的,是失眠会引发的免疫力下降。

  Oscar在一家国企工作,不算忙,可失眠对记忆力的影响,让他变成了同事眼里“连这点事都记不住”的人。一件事情前脚Oscar刚问过同事,几个小时后又跟没问过似的去问人家,同样的对话在第三、第四次发生时,Oscar终于迎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的质疑。

  所以现在Oscar在和人沟通时,主动提前说明,告知对方自己记忆力特别差,忘事儿不是故意的。

  如果可以选,音子在失眠的日子里不想和人打交道,连热恋期的男朋友都不例外。一方面是因为气色不好,一方面是失眠对人的慢性消耗,让音子没有多余精力再去社交。

  除了必须面对的学业和工作,她推掉大部分的朋友邀约,实在推不掉的,出门的准备周期会变得异常长。比如晚上5点见人,中午12点音子就会开始紧张,洗头洗澡换衣服化妆这一连串事情做完,照着镜子发呆。她甚至还要事先准备个小纸条,上面写着见人可以聊聊哪些话题,避免冷场。

  和鸽子一样,音子的消费欲望也因为失眠变得强烈。在自控力薄弱的夜晚,白天放进购物车里舍不得下单的衣服、护肤品,统统变成了几天后抵达的快递包裹。但刚开始总能拆开惊喜的满足感,不久之后也厌倦了。

  2015年寒假放假回到南方家乡,音子的失眠问题竟然自动消失了。自动睡满8小时,让她开心得发了微博:“今天皮肤状态很好。白皙,也难得有光泽。人生又有希望了!”在那之前,她的脸色总会引发别人“你最近是怎么了”的关切询问。

  她把状态的神奇变化,归因于天气变暖和运动恢复。当然实习工作慢慢上手,和男朋友感情日益稳定,放假回家自由自在的放松,都是帮助音子完成自我调整的推力。

  根据某咨询公司发布的《中国睡眠医疗发展报告》显示,自2007年起,包括睡眠保健品、睡眠药物、睡眠器械用品、睡眠服务在内的睡眠医疗行业,以每年15-20%的市场份额快速增长。

  鸽子听了一位失眠同党的推荐,买了一瓶来自英国的睡眠喷雾,据说只要睡前在枕头上喷两三下,就能营造良好的入睡氛围。但从使用效果看,睡眠喷雾更像一瓶味道不错的香氛。

  音子曾购买过一盒美国感冒药,治疗感冒的效果未知,但这盒药却因为让人犯困的效果,在社交平台的失眠人群中火了一把。可惜对音子并无效果。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材质填充号称有人体工学支撑的枕头、高品质的床垫和棉被、3D眼罩和耳塞、助眠檀香、贴在脚底的安眠穴位贴,包括褪黑素在内的各式助眠保健品,附带测量血压、心跳指标的睡眠检测仪,只有海浪、鸟鸣的“白噪音”和播放上千万次的失眠电台。

  在美国,失眠的人可以在一些医院找到专门的睡眠医学中心。睡眠医学从2007年起成为美国临床医学领域的独立专业,融合内科学、精神科学、心理学为失眠者提供专业帮助。

  但在睡眠医疗还在发展过程中的国内,在搜索引擎里键入“失眠”,弹出来的大部分是虚假广告。音子在各种助眠用品之外,选择查找更有权威的建议,比如BBC《关于睡眠你应该知道的十件事》公开课,和一些心理学研究建议。而Oscar在精神专科医生那里,得到了安全剂量的安眠药处方。

  但依赖安眠药只能获得不稳定的浅度睡眠,挣扎几个月后,Oscar进入了破罐破摔的自我放飞状态,既然睡不着,索性给自己找各种事情做。

  他几乎每天夜里都洗衣服,连床单被套枕套都一两天就换。家里铺的木地板,先用清水擦一遍,再跪在地上用木地板专用保养油细细抹一遍。这一套流程每天重复,以至于父母家的狗每次来,都会因为在地板太滑而在奔跑时摔跟头。

  不做家务的时候,Oscar喜欢用K歌软件唱歌,声嘶力竭地反复录完三四首,嗓子也累得差不多。再不然就是看书,写作,尽管平时只需要2个小时就能修改完的文章,在注意力涣散的深夜需要5、6个小时。要是不愿意在室内打发时光,Oscar还会开着车到30公里外的城市另一头,停好车,一圈一圈地闲逛。等到穿过夜色再开回家,半个晚上就过去了。

  Oscar觉得这种用各种方式消磨无法入眠时光的状态,让自己特别像一个“吸血鬼”。“你明白我的感觉吗,吸血鬼是不会死的,既然不会死,那就无所谓做什么。”Oscar迷恋吸血鬼那种游荡的,无意义的自在。不需要为做什么而寻求特别意义,即使看书也没有比别人多获得些什么,所有事情都是填补时间而已。

  “放飞自我”是他新的和失眠相处的方式,以至于Oscar有时都会自我怀疑,这还算失眠吗?可能只是睡得少了点。

  对于“睡不着觉”话题的兴趣,是出于一沾枕头就着的我,对于河岸彼端的好奇。

  我是一个几乎没有尝过“失眠”的味道的人,常被我拿来证明睡眠质量之好的例子,是大学舍友半夜在屋里吵架,而我第二天才从隔壁寝室同学那里知道这事,并被追问:“你们宿舍都快打起来了,你怎么能装睡?”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辩白,上一秒我说晚安,下一秒也许我都听不见对方道的晚安了。

  10点就哈欠连天的我,有时也会自我怀疑,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年轻人们都12点后才睡,而我却过得像个老年人?一个搞文艺的青年居然不失眠,没睁眼见过天色一点点亮起来,都没有和人聊天吹牛的谈资!

  于是我特别想了解,在我进入梦乡时,那些想睡却睡不着觉的年轻人,究竟拥有一个怎样的平行世界,他们因为什么失眠,失眠怎样改变他们的生活,而他们又是怎样和失眠相处的。

  然而好像中了魔咒,开始采写这个主题之后,我的睡眠质量断崖式下降,稿子写到三四点,超过20小时几乎没合眼,时差一周倒不过来,连续两周平均每天睡眠4、5个小时……

  我终于身体力行地体验了一把,睡不着觉的年轻人,他们世界里暗夜诡秘的色彩。

  你有失眠的烦恼吗?关于“睡不着觉的年轻人”这个话题,你有什么想要和我们分享的故事吗?欢迎写下你的故事,并留言给我们。

  关于我们:成立于2011年3月,专注于普通人的非虚构写作孵化,旗下设有三明治写作学院,以及媒体平台“三明治”,并致力于将故事跨界应用于产品设计、城市文化挖掘、展览市集、空间打造等立体场域。

http://jrwhitesel.com/chenwu/70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