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陈玉成 >

陈玉成的私心(3):长处与短处

发布时间:2019-06-05 20: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有一个叫赵雨村的文人,曾被裹挟与陈玉成部住过一阵,对陈颇有好感。他记述陈的部属称赞陈的三大长处:第一爱读书的人,第二爱百姓,第三不好色。

  作为中立人士,赵雨村的记载当然有根有据。陈玉成并非如几十年前某些著作所言“焚书坑儒”,他的书房里堆满典籍,他所俘获的许多清朝官员都被优待,甚至连安徽巡抚李孟群这样的高官被俘后也长期优待,直到天京下诏旨才处死。

  李秀成同样优待清朝官员,但被优待者通常会“软磨”,不会直接“骂贼”,而“骂贼”的不会被留用,可陈玉成的“先生”群中,居然有一边服役、一边公开骂太平军“龟儿鳖孙”的前李孟群幕僚葛能达在内。

  陈玉成本人并不甚识字,但他被俘后,胜保的幕僚裕朗西曾与他攀谈,他随口征引兵书典籍,侃侃而谈,令这个文人十分佩服。陈玉成曾经上书洪仁玕,提出旨在加强赏罚制度的《钦定功劳簿章程》,足见其对于文化学习,可是真下了一番苦功的。

  不过,他“爱读书的人”,也和李秀成一样,只限于尊重、供养,却并不敢大胆任用。目前记载中那些被他礼敬的读书人,担任的都是幕僚、书手、医生之类闲职;反观在他之前镇守安徽的石达开,就敢于放手重用读书人,麾下的李岚谷、潘合孚、陶金汤、何名标等均是书生出身,后来都成长为大将、要员。

  陈玉成的爱百姓也是相对而言。在皖北,他秋毫无犯,轻徭薄赋,但在苏南,他的部下纪律废弛,横征暴敛,以至于苏州人听说来的长毛是忠王部就大胆做生意,听说是英王部就赶紧关门。很显然,陈玉成爱的是自己地盘上的百姓,而对于别人地盘上的百姓,就未必有多少感情了,哪怕那地盘是友军的。

  陈玉成不好色,是指他不强抢民女。有个不甚靠谱的传说,说他在苏州留宿忠王府,忠王府的人找来“女乐八人”殷勤接待,结果陈玉成半夜开拔,留下话说“吴中女兵,势不可当”,传语给李秀成千万别陷进温柔乡不能自拔,要做成大事业,就必须赶紧离开苏州。

  但不好色归不好色,他的老婆却不少。安庆、庐州、天京,都有英王府,也都有留守的“英王娘”。他的一个绝色王娘在被俘后被胜保霸占,胜保被清廷治罪。“强取贼属”是罪名之一,可这个王娘随后也被逮治胜保的清朝官员霸占了。

  据说他的另一个王娘蒋氏留在天京,城破后被湘军将领鲍镒娶回原籍。陈玉成的遗腹子当时仅两岁多,也被鲍镒收养,长大后知道身世,愤而出家,民国后还出任过省议员。

  史书记载,陈玉成“长不逾中人”,但容貌秀美,眼眶下有因为当年治疗打摆子薰艾留下的两个疤痕(这也是他外号四眼狗的由来),经常骑一匹白马,十分威武,英雄年少,就算再不好色,周围也难免会围拢几位美女的,似也不便深责。

  陈玉成最擅长的是野战。他的部下说他最善于用选锋,摆成前少后多的锥形阵,“层层推进,有进无退”;更善于将选锋藏于队中,假装败退,等敌军追近后突然反身杀回。湖北、安徽一带民间把这种战法叫做“三十检点回马枪”,三十检点正是陈玉成曾经担任的官职。

  然而,陈玉成的战场大局观并不太好,经常在大胜后忘乎所以,或者因疏忽丢失重要据点。他最忌惮的清将是多隆阿、鲍超,这两人的共同特点是不跟他硬拼,而是避开他的中路,专门从两翼包抄。他的部下在安庆之战后将失败归于天数,称“英王走运时想怎样就怎样,倒运时想一着错一着”,其实哪有什么天数,无非是“人谋未臧”而已。

  陈玉成手下的大将,很少有“外人”,不是自家亲戚朋友,就是广西的老资格。他手下有著名的五大队、五小队,主将有陈时永、卜占魁、唐正才、梁成富、刘昌林、马融和等。其中陈时永是他叔父,唐正才是早年太平军水营的负责人,刘昌林是他幼时的玩伴,卜占魁则是和他一起入营当牌尾的好友。他派到丹阳一带驻防的,是陈聚成、邹林保,前者是他弟弟,后者是他姑父。他手下的重要将领中,有陈仕荣、陈时安、陈得才、陈安成等“陈家人”,有天王外戚赖文光、表弟张潮爵、杨秀清外甥陈得隆这样的“皇亲国戚”,还有魏超成、侯裕宽、侯淑钱这样的元老。

  这些人中固然也有能力出众的,但由于他们是因关系、资历、血统上位,必然有许多人不称职。陈聚成是陈玉成幼弟,被俘后胜保以其“年幼”,竟将其释放。张潮爵因为身份高贵,在安庆位居叶芸来、吴定彩之上,城破后逃之夭夭,当时整个安庆断粮,将士煮刀鞘、皮箱充饥,可张潮爵家房梁上却藏了两石大米。

  那些勋旧中,魏超成是杨秀清亲戚,以前是监斩官,侯裕宽是洪秀全的厨师,侯淑钱是管仓库的,唐正才倒是打仗出身,但带的本来是水军,这些人被重用来带陆军、守城池,岂能不误事?

  如果没有关系、资历、血统,在陈玉成这里想出头就难了。1853年就加入陈玉成部的安徽桐城人程学启勇冠三军,可是打了七八年的仗,才混了个不入流的“先锋”职务,最终这位程大爷投奔了曾国荃,成了攻陷安庆的急先锋;后来又投奔李鸿章淮军,破苏州,破嘉兴,都是此人的作为。

  反观和程学启前后脚入营且表现抢眼的安徽同伴,加入李秀成部的陈炳文在1861年官拜殿后军正总提、朗天安、领忠殿大前队,已是李秀成第一流的大将;加入石达开部的童容海,1861年为殿左东破忾军主将、观天义,也早已独当一面。

  太有资历、本事也不行。名将吴如孝、黄文金都曾隶属陈玉成麾下,前者曾是罗大纲助手,官职一度远在陈玉成之上,后者更是金田起义时广西平南上帝会的首领,而且两人一个善守,一个善攻,都是出名的宿将,但陈玉成和这两人关系始终若即若离,前者大多数时间游离于陈玉成本队之外,甚至和李秀成部一起行动,后者则被扔在苏南、皖南“吃苦受罪”。

  不难看出,陈玉成还是有私心的,他表现出“大公”一面时,往往是因为公私可以兼顾;一旦公私利益相悖,他的思维模式,和李秀成、李世贤、杨辅清等其他太平天国后期外将,并无本质区别。

  光绪年间,慈禧曾在紫禁城后花园中养了1000多只北京犬,这些宠物狗和满朝文武一样,按月领俸禄(由狗监代领)。他们一日三餐主要吃牛羊鹿肉和鸡鸭鱼汤。给狗沐浴时,所用的澡盆必须是金玉制成,更多

  尽管让米高扬给斯大林带了信,但罗申大使随政府南迁的事实,还是勾起了的警觉。对苏联迁走大使馆的做法评论说:“斯大林在走钢丝。”接过话茬说:“那我们就请他从钢丝更多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在这家人团聚、访亲拜友的欢乐时节,中国昔日领袖级人物辞旧迎新之际留下的许多佳话和轶闻,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

  本书对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涌现的思潮进行反思,运用大逻辑大视野的审读和人物活动事件脉络的细节化书写,对五种主要思潮的历史、现状和影响作出独立、深刻的剖析。

  笔者以通俗轻松的笔法切入历史截面,试图在那些鲜活的故事里,探寻一些历史的真实原貌,并进行多角度评读,品味一下那些不曾远去的影像

  百年激荡,回望辛亥。大革命,过场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历史的灿烂群星。都督的样儿,党人的棒儿,名士的案儿,侠客的范儿

http://jrwhitesel.com/chenyucheng/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