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陈玉成 >

胜保玩陈玉成小妾吕氏 26岁英王陈玉成之死

发布时间:2019-09-04 12:2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清兵部侍郎胜保很兴奋。他把玩着自己的两枚私章,一枚上镌“我战则克”;另一枚上刻“十五入泮宫,二十入词林,三十为大将”,或许不久这第二枚印就该扔掉重刻,原文保留,只需再加五个字:“四十为宰辅。”现在,他要会一会那个能让自己加官进爵的“机会”——

  自从咸丰十一年(1861年)八月在安庆城下战败,退守庐州(今合肥)以来,一连串的失败就伴随着陈玉成。本来他想去襄樊招兵,但大败之后,军心涣散,部将都不从命。湘军多隆阿部又尾随而至,桐城、舒城、庐江、无为等战略要地相继失守,庐州和天京之间的交通被切断。北面,在清钦差大臣、漕运总督袁甲三的压迫下,定远陷落,庐州几成孤城。

  庐州向西南可直达安庆,向东南则径达天京。在安庆没有失陷之前,这个介于江淮之间、濒临巢湖大米产地的皖北重镇,既是支援安庆前线的军事基地,也是保证天京粮食供应的转运中心。安庆沦入敌手后,这里又是天京的战略屏障。陈玉成死守对天京存亡举足轻重的庐州,苦盼援军,然而,他等到的是敬王林大居、畏王秦日南带来的圣诏:陈玉成失守安庆,调度失宜,革去英王王爵。

  按理说,安庆之失,第一责任人应是忠王李秀成,坐拥重兵的他既没有按照计划和陈玉成合兵攻湘军之必救——武昌,也没有赴安庆直接解围,但洪秀全并未责罚他。庐州危急,最应该也最有实力去救的还是李秀成,可是他沉迷于经略富庶的江浙,并未把安徽的战局放在心上。同治元年(1862年)年初,当李秀成打下杭州,正在踌躇满志时,干王洪仁玕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虽得杭州等郡, 而失一安省为京北屏,大有可虑之势”。在洪仁玕的战略规划中,湖北是头,安徽是腰,江苏是尾。头已不存,腰再有失,尾还能活?李秀成虽认为洪仁玕的看法是“高见”,但以“吃果子不到成熟的时候”为由拒不发兵。

  深感“朝中办事不公平”的陈玉成只能自己想办法,他的部将赖文光提出了一个计划:固守庐州,联络活动于豫皖交界的捻军张洛行部和接受太平天国封爵的团练首领苗沛霖,分兵攻打荆襄,把战火烧到湘军后院,最终庐州、荆襄两路大军在安庆会剿湘军。陈玉成同意联络张、苗,但他并不想硬捍湘军,而是避实就虚,用兵河南、陕西。赖文光的意见没有被完全采纳,他甚为不满:“英王等畏曾国藩如神明,视楚军如熊虎”。在陈玉成的命令下,陈得才、赖文光渡过淮河,赴西北招兵,本来兵力就匮乏的庐州更是捉襟见肘。

  反观湘军,此时的战略布局全部展开,多隆阿自同治元年正月十七从舒城进至庐州城外三十里外。陈玉成在城外筑起石垒,保护巢县运粮要道,但至三月初,城外据点一一被攻破,袁甲三也逼近城北。庐州护城河非常宽阔,多隆阿派总兵雷正绾佯攻,其他部队埋伏在城东西二门之外,以备守军出城突袭,4营亲兵轮番开挖护城河,引开河水。陈玉成向陈得才、赖文光发出求救信,又被多隆阿拦截。到三月二十八日,湘军的大炮已能直接轰城。

  此时,几乎陷于绝望之中的陈玉成等来了寿州(今寿县)的团练首领苗沛霖的使者。苗沛霖喜欢政治投机,反复无常,清廷曾授予他布政使衔,后来他又跳槽到太平军,被封为奏王。他派人伪装成乞丐,拄着中空的竹竿,内藏黄缎一方,上皆蝇头小楷,对陈玉成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他说困守孤城乃兵家大忌,英王盖世英雄何必为这股“残妖”所困。请英王到寿州,自己可以提供四旗人马,一旗三十万人,攻打汴京。

  陈玉成过去常说:“如得汴京,黄河以南大江以北,实可独当一面。”苗沛霖的建议可谓正中陈玉成下怀,他和手下商议,有人说听说苗沛霖已经投向胜保,寿州万不可去。有人建议:“与其到寿州,不如回天京见天王后,重振旗鼓,何患残妖不除也。”陈玉成像被点着一样大声呵斥:“本总裁自用兵以来,战必胜,攻必取。虽虚心听受善言,此次尔等所言,大拂吾意。”此前战无不胜的他又有何面目带着残兵败将回天京,即便回去见了那个不理政事的天王又有何用?

  四月十四日,陈玉成率众突围,伤亡惨重,最终只有2000余人抵达寿州城下。苗沛霖确已投靠胜保,为了向清廷再次表明忠心,他打起了陈玉成的主意。陈玉成的兵马被安排在城外驻扎,他只带百余人入城,住在一间极为豪华的宫殿中。苗沛霖自己无颜露面,派侄子苗天庆去劝降。苗天庆身披顶戴花翎,跪在陈玉成面前说:“叔父看清朝洪福过大,祈英王同享大清洪福”。陈玉成扔掉酒杯,指着苗天庆:“尔叔真是无赖小人!墙头一棵草,风吹二面倒;龙胜帮龙,虎胜帮虎。将来连一贼名也落不着。本总裁只可杀,不可辱。事已至此,看你如何发落!”身边部将想当场宰了苗天庆,陈玉成淡淡地说:“可以不必。”

  兴高采烈的胜保终于有机会杀一杀老对手的威风。中军帐外旌旗猎猎、剑戟森严,所有带兵营官分班肃立、耀武扬威,胜保升座,叫陈玉成上来。左右让陈玉成跪下,陈玉成破口大骂:“尔胜小孩,在妖朝第一误国庸臣。本总裁在天朝是开国元勋,三洗湖北,九下江南。尔见仗即跑。在白石山踏尔二十五营,全军覆没,尔带十余匹马抱头而窜。我叫饶尔一条性命。我怎配跪你?好不自重的物件!”

  陈玉成:“吾自投罗网,岂尔之力?吾今日死,苗贼明日亡耳!尔尤记合肥官亭,尔骑兵二万,与吾战后,有一存者乎?”说完席地而坐。

  胜保默然,吩咐给其酒食,劝陈玉成投降,陈玉成答:“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多隆阿和陈玉成交手多年,没想到最后关头为他人作嫁衣,当知道胜保的遭遇后他心理平衡了点:“胜保真是没脑子,自取其辱。要是我,绝不见面,以宾礼相待,等朝廷旨意。”

  胜保那几年热衷于招降纳叛,他的如意算盘是劝降陈玉成,再让陈玉成招降陈得才、石达开以及捻军张洛行,如此天下平了一半,建立不世之功,“胜保”二字前面的“钦差大臣”恐怕可以换成“军机大臣”。愿望虽然落空,但依旧是大功一件,翰林出身的他亲笔拟折,极尽铺张之能事,希望能将陈玉成押解至京,在午门举行献俘大典。

  胜保的幕僚冯鲁川、裕朗西去见陈玉成,囚室很宽敞,面阔三间,室内一切陈设皆备,屋外环绕着一圈木栅栏,重兵围守。此前,清军中传闻陈玉成双目下各有一斑,面白而方,巨口无须,因此叫他“四眼狗”。这下冯、裕见到了陈玉成真身,眼下确有紫斑,不到中等个头,但长相秀美,谈吐优雅。说起历代战史,侃侃而谈,旁若无人。裕朗西列举太平军悍将让陈玉成评价,陈玉成摇头:“皆非将才,就冯云山、石达开还差不多。我死,我朝不振矣。”

  陈玉成被押解赴京后,胜保等到了邀功折的批复,朝廷对什么献俘大典没兴趣,担心沿路防范不易,让胜保将陈玉成正法,若要走远,派人追上去就地正法,也不用传首京师,让袁甲三、多隆阿、李续宜这几个陈玉成的老对手看一眼验明正身即可。同治元年五月初八(1862年6月4日),陈玉成在河南延津县被凌迟处死,年仅26岁,距今刚好150周年。

http://jrwhitesel.com/chenyucheng/50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