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车辙道 >

滚滚红尘的影评2000字左右

发布时间:2019-08-22 17: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爱惜低调,因此爱三毛在生命灿烂时匆匆淡出,留给世人一部最后的作品——《滚滚红尘》。自此以后,生活写无可写,生命了无可了,以丝袜吊亡,死的方式如她人般绮丽,鬼魅。这种举动自不免让我想起片中章能才送予沈韶华一支玻璃丝袜,围着五彩花绸带流苏披肩,唱着“这美丽的香格里拉,我深深的爱上了她”,轻轻拥抱齐齐迈着醉生梦死的舞步,朝朝暮暮,楼台之上。

  如果这部作品仅仅是影射张爱玲和胡兰成之间情感的轇轕,那么我们只要将林青霞,秦汉诸人的演绎当作部琼瑶片去看便可。然而最终此片荣膺金马8项大奖,证明评委大众认为它至少不是虚妄空洞的。一男一女的恋情不够,因而还需女主角的好朋友月凤的鼎力参与,让我们看到女子和女子间的婉婉柔情。可仅凭三人行又是不够的,所以还有痴情专一对韶华的余老板,有让月凤甘愿头猛栽进“危险”而不悔的男友小勇,有风情万种的容生嫂嫂,有楼下的贫贱夫妻,还有“戏中戏”里的玉兰和春望。不同出身不同背景不同的个人,在历史风声水起的车轮下被碾压,被狂扫,被烙成一条扭曲又漫长的车辙。

  三毛笔下68场剧幕,大致可按时间分为四个阶段。开场为1943年2月11日,那是太平洋战争的前期,而上海正在日武力统治下。沈韶华在那年注定认识章能才,一个作家和一个“汉奸”发生了感情。短暂的交往在狭小的房间内显得更为局促,战局的紊乱又使得男人竟不能对女人给予承诺。虽然他们也曾欢天喜地,也曾举案齐眉,究竟不能久长。当中华民国的国旗在空中迎风招展时,是1945年8月15日本宣布投降,章能才因着身份特殊被迫藏身小镇,韶华坚定地携带皮箱衣物前来投奔,却见此男身边有了另一个她。韶华的爱情如她写上生辰八字的信札,注定随一把火燃烧殆尽,空留余灰。深爱的人如此不可靠,心爱的女友亦死于乱世集会。雨,倾天而降,不可置信的在韶华白色衬衣上添上虹影。——血雨——纷纷扰扰降临在这滚滚红尘。

  1949年,解放军渡江,被时局战乱吓破胆的人们抢上开离大陆的轮船。韶华又偏遇能才,电影里林青霞在秦汉无声的口形中读出三个字,“我爱你”。只为这一句,断肠亦无悔。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爱她,她便愿意抛弃全世界,只为得你好。如果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当仁不让吧。然而韶华手里只有一张票,要么给能才让他独走江湖,要么她和余老板共赴天涯。韶华给了他,能才在人潮如海拥挤中被推入船舱,顶棚关上的刹那,就是关上了生死离别的大门。三毛在剧作中有这样的字句,“他们不是达官贵人,他们只是意识到,在过去的生涯中,背负着党派的烙印,而又不明白中共接掌政权之后,自己命运如何的一批又一批,被时代追赶的普通人。”一别40年,能才再次回到祖国大陆,公安干警告诉他韶华已去世,留下一本名叫《白玉兰》的小说,能才接受馈赠,读毕,欲哭无泪。小说中写,“生下娃娃的那一夜,月亮白白的,照着孩子,好像月娘娘送来的凤凰一样,就叫她月凤好了。” 韶华已逝,流年残损,他们那代的故事已经完结,惟一庆幸的是思想永存,她用一种另类文字的方式将时光永远定格了。

  李敖说过一个故事,宋朝著名算命师邵尧夫到京城,很多人来找他问个人祸福当如何,其中只有个年轻人询问他国家的命运。他觉得此人不与常人同,便让其第二天单独洽谈。隔日,邵尧夫给了年轻人一本书,着他去看便能领悟。年轻人至家中打开来看,是《五代史·晋书》中的末段,亡国。所以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个人的命运在历史洪流中不足道焉。只有生在平安岁月里,才能安享太平。如不然,小人物或离奇或悲惨的境遇是我们都无从想象的。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种种词句尽在眼前翻转。

  影片最后同剧本还是不同的,据严浩导演说,为了它许多影界人写过检查。于是乎,我想照三毛原来的意思确实是行不通的了。看到能才踽踽独行于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像极宝玉结局,“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此时,旁白响起,“我以为韶华会老,会死,可是没想到,她会死在另一个动乱的时代。她把生命换给我,而在最伤心的时候,她只有自己。也许,惟一的安慰,就是整个民族,陪她一起受难。”电影里没有说动乱时代究竟是什么,我们都知道,那不用说。可我还是那么的喜欢三毛本来的想头,字幕出现,“剧中留在中国大陆的余老板,谷音,老谷,小妻子,王司机,小建,小建妻子,谷音小孩……一个——一个——死在不同的动荡和命运中。

  《滚滚红尘》上映于1990年,1991年1月4日清晨三毛去世,又是一个16年的等待,中国人口于今——超过十三亿。她的剧目合起来像一首词,虽可在苏轼词中拼凑到原句,但悲惋绝决仍不失三毛本色。“楼高日尽/望断天涯路/来时陌上初熏/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推枕惘然不见/分携如昨到处萍漂泊/浩然相对今夕何年/谁道人生无再少/依旧梦魂中/但有旧欢新怨/人生底事往来如梭/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禅心已失人间爱/又何曾梦觉/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踏尽红尘何处是吾乡。”我们怎能轻易看出来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世景荒芜,人情薄凉,只道是张爱玲最后亦只能恹恹的对胡兰成说,我自将萎谢了。

  我自将萎谢了,于事无补,于情无益。这出恼人的戏,血雨腥风落入苍茫大地,我心潮澎湃,更心痛神驰,终于明白某天他留有密实而细致的课件结束,括号附注一行小字:“这些个千生万生,都只在滚滚红尘。”

http://jrwhitesel.com/chezhedao/41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